凤凰故事

许多并购以失败告终,北方矿业的安全业务令人怀疑。

在蔡华新闻社的前一篇文章“政策、债务风险不断,北方矿业面临危机和危险”中,我们了解到,由于环境保护政策和自身的运营问题,北方矿业正面临发展危机。

然而,北矿至今仍未披露债权人提出的清算申请,1.7亿港元的未偿贷款也未取得任何进展,而上市公司则负责向股东披露清算申请的公告。

从近年来的行动可以看出,北方矿业也在努力扭转业绩起伏的困难局面。毕竟,上游钼产业业务单一,竞争力不强,不能给北方矿业带来太多惊喜。

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北方矿业近几年主要拓展的业务并不是钼矿,而是与钼行业毫不相干的其他产业。然而,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近年来北方采矿业的主要业务不是钼,而是与钼工业无关的其他工业。

在主营业务因行业和政策的影响而大幅波动的时候,北方矿业的管理层并没有对主营业务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是将注意力转向了区块链和面子识别等业务。这个行业的大跨度让人们惊叹,“跨越线就像跨越高山!”北方矿业(Northern Mining)成立至今已有20年,该公司主营业务表现不佳,但却走上了非定向并购之路。自2009年转型为钼生产商以来,北方矿业也被视为中国钼生产商中的老牌企业。

然而,北方矿业在这20年间的发展速度远不及2007年建立的洛阳钼业(03993-HK,603993-CN)和金钼股份(601958-CN)的发展速度。无论从产量还是性能来看,北方矿业都落后于洛阳钼业和金钼股份。

收入方面,北方矿业2018年的收入仅为9.67亿港元,同期洛阳钼业和金钼股份的收入分别达到259.6亿元和87.78亿元。

与洛阳钼业和金钼股份相比,北方矿业的矿业明显不达标。

2009年至2018年,北方矿业钼粉生产能力和收入起伏不定,没有重大突破。在此期间,钼细粉的销售额从7067.1万港元增加到2.42亿港元。虽然10年的增长率是2.4倍,但钼细粉的增长率在体积上并不强劲。

同期,洛阳钼业钼钨制品销售额从1.95亿元增长23.35倍,达到47.49亿元。

为了扭转主营业务的不利局面,北方矿业新管理层于2015年试图进入矿业以外的业务,在过去4年共发起了5次重大并购。

从上图可以看出,过去4年中,北方矿业只有一个M&A项目与矿业有关,而另外4个项目是金融、安全技术产品和化工产品行业。

事实上,北方矿业在2009年之前是一家金融服务公司。当时,该公司全称为“新万泰控股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证券交易。

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迫使当时的北方采矿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并最终转向工业采矿业务。

因此,从北方矿业近年来的行动来看,北方矿业已经大有恢复。此外,它还试图做更多的生意,拓宽收入来源,而不是孤注一掷。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北方矿业在过去四年的并购实际上是没有方向的。

钼矿开采行业一下子转变为许多行业,缺乏经验和沉淀。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飞到哪里就很难找到它的内部栖息地。

因此,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背后的秘密并购的失败值得一提。随着2016年新领导人的继任,北方矿业在当时令人印象深刻,许多投资者对此充满渴望。

2016年底,香港印刷电路板公司(当时被称为“卓志国际”)香港港桥金融(02323-HK)在北矿拿出近10亿元巨额资金扼杀其金融业务后,对北矿非常感兴趣,投资2.35亿港元持有北矿7.68%的股份,为北矿注入了一剂“鸡血”。

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年后,香港桥金融清算了其在北方矿业的13.2亿股,并在离开时赚了2570万港元。

对北方矿业来说,这真的有点令人心碎:我以为我有一个朋友可以和我并肩作战,最后发现对方只想从我这里赚很多钱!然而,香港大桥金融不是傻瓜。如果它对北方采矿业的“好目标”感到乐观,它肯定不会仅仅为了短期利益而离开。

那么,香港桥金融是因为对北方矿业感到失望而清算其股票吗?让我们从金融服务开始。

在2015年收购上海中华海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中华海豚”)之前,北方矿业与上海中华海豚有关系。北方矿业还以低利率向上海中华海豚公司贷款1.6亿港元。

然而,根据年报,北方矿业于2015年底突然终止收购上海华道夫欣,并收回收购退款及1.6亿港元贷款。

因此,在随后的年度报告中,金融业务没有为北方采矿业带来任何好处。

换句话说,金融并购并没有给北方矿业的转型带来希望,而是以失败告终。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这里,我必须提到与上海海豚有关的事件。

2017年6月,a股上市公司爱建集团(600643-CN)被中国海豚集团(中国海豚集团和上海中华海豚集团的子公司)和一致行动人广州工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基金”)重组,之后爱建集团进行了实名报告。

线人说,中华海豚集团和北方矿业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钱魏勇。钱魏勇此前掩盖了北方矿业与中国海豚集团之间高度相关的管理关系,捏造重大事件,操纵证券市场。

据悉,广州基金持有北方矿业7.73%的股份和债权,并有广州国有资产背景。

当时,一片哗然,北方采矿业的声誉受损。

此后,连续三年,北方矿业的金融业务转型已经告一段落。

直到去年6月,当区块链工业在我国迅速崛起时,北方矿业似乎看到了未来的蓝图。去年6月4日,与公司执行董事许紫晶建立的一家合资公司以750万港元购买了一个名为“威诺纳”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北方矿业当时信心十足:它在充满商机的商业领域开创了一个新局面。

然而,这一雄心勃勃的收购最终令投资者失望。

合资公司成立不到三个月,北方矿业(Northern Mining)就在6月匆忙终止了合资协议,这意味着金融转型业务再次变成泡沫。

此外,考虑到2016年和2017年的三次收购,除了陕西钾长石矿有一定的前景外,安全技术和化工业务都失败得一塌糊涂,全部股权出售,亏损严重,进一步加剧了北方矿业本已疲弱的盈利能力和债务。

近年来,北方矿业的流动负债逐年上升,从2015年的4.85亿港元上升至2018年的14.66亿港元,流动资产从2015年的24.46亿港元大幅下降至2018年的12.57亿港元。

于2018年,北方矿业应收款项及其他应收款项的坏账及呆账拨备为4604.6万港元。银行及其他贷款利息达2.77亿港元,无形资产摊销约为9650.5万港元,年内北方矿业亏损逾一倍,达4.84亿港元。

债务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北方矿业独立审计师开元信德会计师事务所(Kaiyuan Sindh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s)在其2018年业绩报告中指出:“北方矿业2018年的流动负债超过其流动资产约2.1亿港元。这种情况表明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并可能对公司能否继续持续经营提出重大疑问。

他说:「因此,香港大桥金融作为主要股东,在清理背后的秘密北部矿业的合并和收购后,迅速离去,并不奇怪。

当我等待吃甜瓜的人时,我不禁感到困惑:近年来北方的采矿业发生了什么?这些并购没有被仔细考虑吗?然而,更令人困惑的事情还在后头。

金珍珠的盈利能力很弱,股本回报率令人怀疑。在近年来北方矿业的几次并购中,金珍珠的收购充满了神秘。

根据2017年8月25日的公告,北方矿业支付了4.3亿港元购买金珍珠100%的股份。北方矿业(Northern Mining)管理层当时认为,收购金珍珠将为该公司进入证券行业以及未来实现公司收入来源多元化提供一个绝佳的机会。

当时,金朱桢2016年亏损256.8万元,截至2017年5月31日净资产为669万元。

在北方矿业4.3亿港元的收购价格中,2.3亿港元在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7个工作日内支付,其余2亿港元在交易完成之日支付。

此次收购包括两个涉及金朱桢的安保项目,一个负责克拉玛依市公安局闭路电视治安系统的建设和维护,另一个是由准东市授予的涉及准东安保系统运营和维护的10年项目。

然而,金朱桢的表现并不如预期的好。客户对金朱桢新疆集团终端设备的性能不满意。

受此影响,新疆集团2018年合同储备没有产生终端销售。

因此,虽然保安科技业务于2018年为北方矿业带来约1,368.9万港元的利润,但亦招致约483.3万港元的亏损。

因此,北方矿业别无选择,只能要求卖方以4.3亿港元回购金珍珠的全部股份。

我不得不在这里说,北方矿业确实是“任性”的,如果它不喜欢,可以把原价还给卖家,这让人们对它的超高“权威”感到惊讶。

或许作为回报,北方矿业允许卖方推迟实际付款。

在这4.3亿港元的回报对价中,卖方可在签署协议时支付2000万港元现金,在签署协议后一年内支付2.1亿港元现金,其余2亿港元在2020年3月28日前支付。

据悉,金珍珠2017年盈利1848万元,2018年亏损6170万元。

也就是说,收购后两年内,金珠累计亏损高达4322万港元。

根据当时北方矿业(Northern Mining)的收购公告,2016年至2017年,新疆固定资产投资呈现激增趋势,为未来证券行业投资创造了有利环境。

然而,很明显,收购金珍珠根本没有扩大公司的资产组合和收入基础,这与公司的预期相去甚远。

此外,当年收购金珠的4.3亿港元定价远高于金珠的盈利能力和资产规模。北方矿业在这次收购中遭受了真正的损失。

盈利能力如此弱的黄金珍珠加剧了北方采矿业的损失,成为北方采矿业许多并购失败的缩影。

或许,北方矿业管理层此时也充满了沮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