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杜道斌被捕的妻子警告孤独和无助

希望之声中国大陆在线作家杜道斌于10月28日因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同意政府观点的文章而被捕。11月12日,孝感公安局委托市公安局国家安全大队发出正式逮捕令。

希望之声现已与颍城县公安局行政部门接通。

在线收听:拉姆雷格式(ramReal format),wmaWindowMedia format记者称孝感公安局记者:你是应城县公安局行政科的吗?应城:是的,你在哪里?记者:我们是旧金山的希望之声国际电台。一个叫杜道斌的人在这里被捕了。你知道吗?应城:什么意思?记者:哦,不,我只是问一下情况。

应城:你想知道情况吗?你能直接打电话给国家保险公司吗?记者:是应城国家安全大队吗?应城:是的,这个案子是由国家安全大队处理的。

记者随后联系了国家安全大队,得到了答案:“我不知道。”记者:我听说你有一个叫杜道斌的人最近被正式逮捕了,是吗?

鲍国:嗯,这件事不是很清楚。我不知道。

记者:是国家安全旅干的吗?鲍国:嗯,我不确定。

记者:我听说这件事是由国家安全大队亲自处理的。

鲍国:我们还不确定,好吗?记者:你听说过杜道斌吗?鲍国:我不知道。

记者随后采访了杜道斌的妻子夏春荣。

记者:你什么时候收到逮捕令的?

夏春荣:11月12日上午8点40分左右,国家保险队的小李到家了。

记者:逮捕令具体说了什么?夏春蓉:上面是这样写的。这是孝感市公安局的逮捕通知。以上是我的名字“夏春荣”。以下为:杜道斌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于2003年11月12日被该局逮捕。他目前被拘留在孝感第一拘留中心。

记者:逮捕令是市公安局发给你的,是吗?夏春蓉:是的。

记者:应城公安局哪个部门手工做的?夏春荣:应该是国家安全大队,国家安全大队的领导打电话给我。

记者:当时,你有没有问杜道斌最近的情况?夏春荣:具体情况,请我去孝感公安局。我去了孝感公安局。我为他雇了一名律师。律师昨天来了。我们一起去找他们。他们拒绝了。

杜道斌见不到律师。

记者:他们拒绝的原因是什么?夏春荣:他们的理由是一开始就想核实律师的身份。律师要求会见他们,因为律师的书面材料已经交了,他们已经收到了。杜道斌应该安排会见律师,但他们没有安排,说他们想核实身份。

今天早上是第二次找到他们。他们的理由还说了律师的身份。他们找到了律师事务所,并说他们没有找到那个人。

今天下午两点半,我又去看他了。他明确告诉我:杜道斌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又有一起泄密事件。不允许所有律师见面。他说他可以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这已经是第三次成为这样的理由了。

记者:所以说他们不让杜导斌与律师见面。记者:所以他们说不让杜道斌会见律师。

夏春荣:他们的目的是不让杜道斌见律师。昨天他们说杜道斌已经在里面雇了一名律师,并告诉我不要在外面再雇一名律师。

当时我问他们,当他被锁在里面甚至出不去的时候,他是怎么找到律师的?你说的话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不相信。

记者:杜道斌被捕后,你没有说过话吗?夏春蓉:不,他绝对不让我见他。我今天去了拘留中心,要求搬运工办公室的一位老人给他一些钱。他让我在收据上签名,我签了名。然后他拿了进去,让杜道斌签个名让我看看。那是杜道斌的笔迹。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知道他确实被拘留在这个地方,因为我看到了他今天写的话。

然后我问他还需要从家里带些什么。老人让他进来,问道。他说他不需要任何东西。

我给他买了一些英国食物。

不要告诉媒体记者:当记者问夏春蓉你的龚志民彩票诈骗是否担心他的安全时,她说:夏春蓉:他们在听电话。我们的电话被监听了。他们告诉我不要告诉外界,包括媒体。

我不认为我有任何漏洞,我只是说了实话,反正我觉得有点害怕。

记者:你有一点害怕吗?夏春蓉:是的,因为他们一再向我强调这件事,告诉我不要对外面的人说这些话。昨天,我还告诉他们当时要清楚地告诉我。我不想告诉什么样的人。如果你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你的内部司法人员到处都在谈论这件事。颖城知道这个地方,你在里面也是这么说的。你想让我不要对城里的人或外面的人说吗?你想说我不知道吗?

记者:如果我们下次再打电话,你家里没有人,你的手机坏了,家里也没有人接电话,我能假设他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吗?

夏春荣:有这样的可能性。

因为有一段时间,也就是杜道斌刚刚出事的日子,家里的电话经常打不通。据说家里的电话在打,包括我的手机。

但我没打电话。

夏春蓉说她感到孤独无助。

不知道她和她的孩子将来会怎么样,她说她不知道杜道斌犯了什么法,也不知道她是如何通过写几篇文章成为颠覆国家政权的人的。

夏春蓉:我现在心情特别不好。他们不允许我见律师,但杜道斌内心一定很焦虑。他一定很想见律师,也想和外面的人交流。当时,他说他不允许我见他。我的眼泪掉了下来。

然后我感到孤独无助。

我不知道我和我的孩子将来会怎么样。

夏春蓉:我真不知道他违反了什么方法。据我所知,他只写了几篇文章,所以他可以通过写几篇文章来颠覆国家政权。他们为什么这么说?

我认为这个人现在很小,他们无能为力。他们以这种方式摧毁了一个家庭。没有他,我和我的孩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