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生活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学高频被引文献分析(二)

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改革开放的实践不仅为中国经济学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实践案例,而且促进了中国经济学与世界经济学的交流和借鉴,鼓励国内外经济学家提出新的问题和新思路,产生了大量优秀的研究成果,为改革开放的经济实践提供了指导和帮助。

多年来,中国经济界出现了一系列权威、领先的经济期刊和杰出的经济学家,也形成了许多经济研究的领先地位。

本文的数据分析依赖于中国知识网。本文选取了19个经济子专辑作为高级检索的范围,并根据被引频次按降序对1979-2017年间每年出版的经济文献进行排序,选取前10名进行统计分析。

由于我们的样本是每年发表的论文,所以我们也以时间为线索来探究经济文献在分析中的出版状况。

我们统计了从1979年到2017年每年出版的390份经济文件。统计范围内的经济文献包括19个经济分册:宏观经济管理与可持续发展、经济理论与经济思想史、经济体制改革、经济统计、农业经济、工业经济、运输经济、企业经济、文化经济、信息经济与邮政经济、服务经济、贸易经济、财税、金融、证券、保险、投资、会计、审计。

我们的推特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介绍高频被引文献的来源期刊、来源作者和来源组织。第二部分主要介绍哪些机构、作者和期刊的总被引频次最高。第三部分总结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学发展演变的重要特征。

第二部分主要介绍哪些机构、期刊和作者的被引量最高。

本文对每年排名前十的高频被引文献的被引用量进行加总,统计得到每年高频被引文献的被引用总量并绘制在折线图中观察每年被引量的变化。摘要:总结了每年排名前十的高频被引文献的被引量,统计得出每年高频被引文献的总被引量,并绘制成线图,观察每年被引量的变化。

图51979-2017年每年高频被引文献的总被引量从图5可以看出,从1979年到1995年,每年高频文献的被引量呈逐年上升趋势,总体较低,其中1984年的被引量明显高于其他年份。据统计,1984年马世军和王如松在《生态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社会-经济-自然复合生态系统》的被引达到2494次,占当年高频被引文献总被引的77.8%,超过总被引的841%。从1986年到2001年,高频被引文献总量快速增长,2001年达到高峰,年均增长率为55.43%。

1996年引文总量有一个小高峰。原因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周其仁和张魏莹分别在1996年的《经济研究》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论文《市场中的企业:人力资本与非人力资本的特殊契约》和《所有权、治理结构与委托代理关系——崔致远和周其仁的一些观点述评》,引用率高,占当年高被引文献总引用量的58.8%。2001年,高频引用文献的总量是39年来最高的。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林毅夫和李永军在《经济研究》杂志上发表了论文《中小金融机构发展与中小企业融资》,被引用5858次,占当年高频引用文献总量的22%。

2002年后,高频被引文献总量呈下降趋势,但2004年出现小幅峰值。当年引用量最高的是复旦大学张军、吴桂英和张继鹏在《经济研究》杂志上发表的《中国省级物质资本存量估算:1952-2000》,引用量为4896倍,比第二名高出约1800倍。

总体而言,1994年至2013年20年间,高频被引文献的总被引量远远超过其余19年,占总被引量的89%。

高频被引文献的平均和最小被引频次可以统计分析当年全部发表文献的被引情况,平均值和最小值高的年份表示整体被引情况较高,当年发表文献的价值较高。平均值高但最小值低的年份表示一定有一个或多个文档被频繁引用且具有高值的情况。

在下文中,我们将使用以下图表显示1979年至2017年间高频被引文献的被引频率平均值和最小值:图61997年至2017年被引频率平均值和最小值的分布。从图6可以看出,1979-2017年高频被引文献被引频次的总体趋势与平均值的总体趋势一致,但最小值的波动明显小于平均值的波动。

从1979年到2001年,最低引用频率一直在上升,这表明文学内容的价值越来越高。

自2001年以来,最低引用频率呈下降趋势。一个原因是统计时间短,文件的价值尚未充分显示。另一个原因是,有价值的文献不再集中在每年前十或几十篇文献上,而是集中在引用频率差异较小的数百篇文章上,这些文章分布相对平稳。这也间接地表明了中国经济学的逐渐成熟和越来越多有价值的文献的出现。

此外,2001-2017年期间,有三个小低谷,即2002年、2006年和2012年,但总体趋势是下降的。

其次,本文分析了以高被引文献为类别的期刊总被引量。分析结果如下:图7引用文献频率最高的十大期刊如图7所示。从高频被引文献的总被引量来看,《经济研究》的总被引量稳步居首位,总被引频次接近16万次,远远超过《会计研究》、《管理世界》、《中国工业经济》和《地理杂志》的总被引量。这进一步表明《经济学研究》发表的文献价值高,被多次引用,在中国经济学的发展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主导作用

其次,本文基于被引量对高频被引文献的来源进行排名分析:从图8可以看出,北京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厦门大学和复旦大学的学者拥有最高的文献被引量。除了大学之外,只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的科研机构的学者拥有最高的文献引用量。

在图9中,本文将统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科学院,不区分它们的机构。本文发现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分别排在第三和第八位。此外,其余八个来源机构都是大学。

通过对图8和图9的分析可以看出,改革开放40年来,除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和中国人民银行等科研机构外,中国经济学的主要发展领域是北京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厦门大学和复旦大学。

接下来,本文对第一作者发表的总被引频次进行统计,如下:表5显示,林毅夫、张军和李增泉在第一作者高频被引文献的总被引频次排名中位列前三,这三位分别来自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和上海财经大学。

在前12名中,本文发现北京大学拥有最多的学者,包括4名,林毅夫、张魏莹、周其仁和鲁郑飞。上海财经大学有两位学者,李增泉和魏刚。还有一位来自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学者谢平。

一般来说,大多数被引用频率较高的学者来自大学。

基于以上数据分析,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经济处于起步阶段。已发表的经济文献数量少且不成熟,引用价值不高。在此期间,大多数经济学家引用了成熟的外国经济文件。因此,早期经济文献的引用率普遍较低,呈逐年上升趋势。

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深入,中国经济不断发展,中国的经济学研究也逐渐成熟,开始引用自己的经济文献,使得高频引用文献总量呈现快速增长趋势。由于2002年以后的出版年份越接近现在,高频被引文献的总量就越少,距离现在越近,被引文献的量就越少,没有分析价值。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